基思的故事:约诊后四天进行手术,一场生命的生死时速

2016年8月,基思·库泽卡抵达Mayo Clinic求诊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所患的疾病是一种人类乳头瘤病毒(HPV)感染相关的鳞状细胞癌,肿块已经完全阻塞了颈静脉并压迫颈动脉。而就在几天之前,芝加哥的医生对基恩的诊断仍旧持模棱两可的态度,医生怀疑基恩可能是病毒感染也可能是罹患淋巴瘤,最快可以在一周内进行活检。

事实证明基恩和家人选择前往Mayo Clinic就诊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Mayo Clinic罗切斯特院区高效迅速,在妻子罗拉电话约诊两天后,基恩便接受了耳鼻咽喉-头颈外科的检查。次日,医生又对他脖子上的肿块进行了活检,并做出了诊断。四天后,基思就接受了去除癌症组织的手术,而当时如果他们还在芝加哥的医院,检查步骤应该刚到“活检”。

一年多后,数据显示,基恩得以康复。“老实说,如果没有去Mayo Clinic求诊,我可能已经去世了,”基思回忆道。

“在Mayo Clinic我们见到第一位医生时,他就指出,‘这是头颈癌,要抓紧治疗,’”基思说。

Mayo Clinic的头颈专家凯利·奥尔森医生为这对夫妇详细解释了基思所患的癌症类型、严重程度及接下来的治疗步骤。“他们告诉我,四天后就要进行手术,”基思说,“但也许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可能就没有时间用来多想和郁闷了。”

头颈外科医生凯瑟琳·范·阿贝尔医生指出,基思的病情复杂,存在致命的风险。“我担心肿瘤和患者的颈动脉太接近。当时,患者颈内静脉完全被阻塞,舌背上的肿瘤虽说看起来相对较小,但脖子两侧都有巨大的淋巴结节。”

在长达6小时的手术过程中,范·阿贝尔医生与专门从事口腔机器人手术的埃里克·摩尔医生合作,将基思颈动脉附近和舌根部的肿瘤切除,同时移除了脖子上的47个淋巴结,其中,最大的淋巴结直径约为4.5厘米。

由于肿瘤有很强的渗透性,即使手术过程中切除的肿块边缘看起来很干净,显微镜下也能看到,癌细胞已经通过血管和淋巴管继续生长。这意味着需要取出更多的组织,包括左颈内静脉、第11个颅神经和一部分胸锁乳突肌等。

基思在没有出现任何严重并发症的情况下完成手术。然而,由于肿瘤已经蔓延到淋巴结,无法通过手术将其完全切除,基思还要进一步接受放疗和化疗。

术后几周,Mayo Clinic放射肿瘤学专家丹尼尔·马医生为基思进行治疗。肿瘤学家秦塔昆特拉瓦医生表示,接受头部和颈部辐射的人通常会失去味觉,并出现口腔溃疡、唾液浓厚等多种副反应。所以在Mayo Clinic头颈部治疗中心,患者会接受到包括牙医、语言病理学家、营养学家和营养师等多方护理。

有些医院可能在放疗开始之前就要求患者使用喂养管,但Mayo Clinic的医生们却坦诚、负责,除非患者需要,否则会尽可能坚持自然吞咽。基思在治疗过程中体重下降了约40斤,确实需要一根营养管。但一年后,儿子结婚时,为了与来宾一同用饭,基恩拆掉了喂养管。

基思治疗的副作用是,如今进食需要比以前多一倍的时间。但这只是小代价,因为他的康复程度远远超出预期。体重开始增加,气色也很好,几乎看不出来曾经患有头颈癌。

罗拉说,“我们的家人在康复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如果没有他们的爱和情感支持,我们无法撑过疾病的折磨。同样也要感谢Mayo Clinic,如果我们没有去Mayo Clinic求诊,基思可能已经去世。我希望命运眷顾,癌症永远不会复发。”

范·阿贝尔医生也很欣赏这一家人,“他们对生活非常有热情,我很荣幸能够照顾基思。”

术后,基思每半年会回到Mayo Clinic进行复查,每年也将进行相关的后续检查。如今,他的癌症已经被治愈。

阅读患者故事,走进Mayo Clinic带来的生命奇迹

任何人都可以在Mayo Clinic约诊
在大多数情况下,无需医生转诊即可完成预约门诊

©1998-2018 Mayo Clinic 医学教育和研究基金
使用条款(英语)     保健专业人员信息(英语)     捐献给Mayo Clinic(英语)     隐私政策(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