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的二次诊断,重获生命的希望

被告知患上无法手术治疗的脑瘤后,杰西卡陷入绝望,而Mayo Clinic专家们给出的诊断意见却让她重获新生。

2016年年末,杰西卡·坎斯经历了充满绝望的8个日夜——8天前,杰西卡被确诊罹患脑瘤,且无法进行手术治疗。然而最终,柳暗花明,在Mayo Clinic神经外科医生的帮助下,杰西卡的肿瘤被彻底切除。这度秒如年的8天,有很多时刻都被杰西卡视为命运的神奇转折。

2016年,身为护士的杰西卡得知自己罹患脑瘤,且肿瘤位置导致无法进行手术切除,确诊两天后,就在身为护士的杰西卡得知自己罹患脑瘤且肿瘤位置导致无法进行手术切除的消息后两天,她在线进修护理专业博士学位课程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一则Mayo Clinic的广告,她立即致电Mayo Clinic罗切斯特院区进行约诊,并被告知第二天便可以前去就诊。

不到24小时之后,Mayo Clinic的神经外科医生特里·伯恩斯医生信心十足地告诉杰西卡,她的肿瘤可以通过手术摘除——从肿瘤的部位来看,手术治疗会是一种非常有希望的治疗方案。12月30日,就在杰西卡与Mayo Clinic的神经外科医生团队碰面后两天,杰西卡接受了手术。杰西卡的肿瘤是一种低级别的非癌性增生肿瘤,被称为毛细胞性星形细胞瘤。手术过程中,医生还成功切除了肿瘤的周边组织。

六个月后,杰西卡术后恢复良好,而这段人生经历也坚定了全世界传播善良与爱的信念。

杰西卡回忆道:“如果我没有去Mayo Clinic再次求证,那么这个脑瘤最终可能会发展到更高级别,永久损伤健康、甚至危及生命。!”

我突然意识到‘Mayo Clinic可能有办法’

2014年5月,杰西卡发现脑部出现异物。进一步核磁共振成像(MRI)检查显示杰西卡的右颞叶出现一个10毫米大小的病灶。右颞叶主要负责处理和合成记忆,以及感知图像、声音、味道和触觉等,由于

彼时在这个病灶中并未观测到自供血系统,神经外科医生判断这可能仅仅是一个瘢痕组织。

杰西卡回忆道:“当时我就对医生说‘有没有可能是某种类型的肿瘤?还是想办法把它切除吧!’但是医生表示,由于这个病灶位于颞叶深层,位置特殊,因此没有办法切除。医生劝慰我说‘我们会对这个组织进行监测的。’”

杰西卡接受了医生的监测建议,每年进行两次MRI检查,观察组织的生长变化情况。在随后两年半的时间里,这个脑部病灶未发生任何变化。但到了2016年年底,检查发现该病灶出现了自供血系统。杰西卡感到惊恐不已,她不知道这一变化意味着什么,便要求确认这是否是癌症。

杰西卡回忆道:“医生对我说‘这不是肿瘤,我们只要稍微密切监测一下就好。’我坚持表示‘想把这个东西从我的脑部切除。’”然而医生却回答:“没有医生会愿意做这台手术的。”

这个消息令杰西卡倍感绝望,直到有一天 “Mayo Clinic”的名字出现在她生活中。杰西卡表示:“当然,我很早之前便听说过Mayo Clinic,但由于我不住在明尼苏达州,所以当遭遇突变时,我并未想到要去Mayo Clinic寻求帮助。”杰西卡表示,“当瞥见这则广告时,我突然意识到‘Mayo Clinic可能有办法’。所以我立刻拨打了Mayo Clinic的预约电话。幸运的是,12个小时之后,他们便帮我预约到了神经外科专家和神经肿瘤专家进行会诊。”

问诊后不到48个小时,我已经开始接受手术了。这种与生命赛跑的速度令我深受鼓舞,

杰西卡到达Mayo Clinic后,包括神经肿瘤专家布莱恩•奥尼尔在内的医护团队无法仅凭MRI结果来判断杰西卡的肿瘤类型,但是治疗团队相信,他们完全有能力切除这个肿瘤,于是紧接着安排下一步的治疗计划。“问诊后不到48个小时,我已经开始接受手术了。这种与生命赛跑的速度令我深受鼓舞,”杰西卡回忆道。

作为一名护士,杰西卡在医疗护理方面经验丰富,但是她本人从未接受过手术治疗。她坦言,面对未知的手术状况,她感到非常的紧张。

杰西卡说道:“我自己之前从未担任过患者的角色,因此并不能设身处地地体会那种恐惧感。”她补充道,为了帮助她缓解焦虑的情绪,Mayo Clinic的护士对她格外关照。“Mayo Clinic的护士真的非常了不起。当我首次和奥尼尔医生探讨病情时,我整个人一片茫然,只知道哭。而他的护士露辛达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给我鼓励、陪我流泪。”

负责将陪伴杰西卡进入手术室的护士也一直在宽慰她。“当时我告诉护士我非常害怕,她真诚地说‘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一路上,她都紧握着我的手,小声对我说:‘别害怕,没事的’”。

经过近七个小时的手术,医生成功切除了杰西卡脑部的肿瘤及周边大多数的组织。杰西卡醒来后,立刻读懂了她和丈夫事先约定用来告知她手术一切顺利的暗号。她表示:“这是一次脑部手术,我记得自己如何进入手术室,也记得自己如何醒来。我的记忆没有任何缺失。”

如今对于我而言,每一件小事都意义非凡。每一天,我都怀揣着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

杰西卡苏醒后不到48小时就被准许出院了。十天之后,她开始继续自己的学业。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她获得了3个A和一个B的课业成绩,并完成了150小时的临床工作。2017年2月,杰西卡的驾驶限制被解除后,便回归了护士岗位,开始照顾那些接受呼吸疗法的患者。

一路走来,杰西卡经历了种种艰难。杰西卡表示,刚做完手术后,她一直处于焦虑和恐惧之中。尽管此前她能够清晰且有条理地记住很多工作和家庭生活中的琐事,但是现在她必须要把这些事项写下来,才能把忙碌的一天打理得井井有条。但整体而言,在遭受此番折磨之后,杰西卡感觉自己的生活开始朝着好的一面转变。

“我丈夫曾经问我,如果让我改变生活轨迹,彻底抹杀掉曾经罹患脑瘤的经历,我是否愿意。坦率地讲,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杰西卡解释道,“因为现在我对生活的信念和理解已经与过去大相径同。能够成功度过这次磨难我感到非常的幸运,这就是我现在的人生观。如今对于我而言,每一件小事都意义非凡。每一天,我都怀揣着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我人生的全部目标就是在每一天让有的人感到开心。”

 


 

每一年,Mayo Clinic全球专业的癫痫病专家会为7000多名癫痫成年患者和儿童患者提供治疗服务。借助尖端科研与开创性临床试验,专家团队不断汲取新的知识,改进针对癫痫病患者的诊断方法和治疗方案。此外,他们还抽出宝贵时间来倾听、了解患者的症状和关切,设计出个性化的治疗方案,从而使每一位患者都能够获得所需的精准治疗。

阅读患者故事,走进Mayo Clinic带来的生命奇迹

任何人都可以在Mayo Clinic约诊
在大多数情况下,无需医生转诊即可完成预约门诊

©1998-2018 Mayo Clinic 医学教育和研究基金
使用条款(英语)     保健专业人员信息(英语)     捐献给Mayo Clinic(英语)     隐私政策(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