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外科手术将患者从15年的疼痛中解救出来

格洛丽亚休斯忍受了可怕的痛苦超过十年。她的医生和Mayo Clinic神经外科医生一次偶然会面为她找到急需的疼痛缓解。

 

十五年前,格洛丽亚休斯在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的高速公路上行驶时,突然间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她记得那灼痛就想一把喷火枪从她的耳朵烧到她的喉咙去。

“我以为我被枪射了,”格洛丽亚说。她停车来查看身上是否有枪伤,但没有发现任何伤口。

“然后这个痛苦神奇地消失了,我也不以为意,继续做我的事情。”她说。

这一次发作让她感到困惑,到底是什么造成这种莫名其妙的痛苦。疼痛离开了一个星期。然后它回过头来主宰了她的生活。

格洛丽亚的儿子马库斯记得他的母亲经常痛苦地尖叫,无法找到解脱。她想要的只是了解导致这些可怕发作的原因,并让它们停止。 “我疼得甚至不能吃喝,”格洛丽亚说。

现在77岁的格洛丽亚经过十多年才能找到她的答案。通过迂回的历程,她遇到了Mayo Clinic亚利桑那校区的神经外科医生理查德齐默尔曼医生。

格洛丽亚花在寻找医疗帮助上的岁月充满了误诊,​​不屑的医生和质疑她症状的人。

“我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决心弄个明白,”格洛丽亚说。她将自己的毅力归功于她在在路易斯安那赛马场当彩池员工销售和兑现门票多年的职业生涯。

经过多年的搜索,格洛丽亚在路易斯安那州找到了一位善良的医生,他听取了她的意见,并且不怀疑她的症状。

“他83岁,快退休了。他很传统,在他多年的行医中看过这类的失调,”她说。

医生告诉格洛丽亚,她的病情可能是一种罕见的神经问题。但是当她的医生在亚利桑那州参加Mayo Clinic的持续专业发展课程时,真正的突破就来了。

在那次会议上,齐默曼医生介绍了三叉神经痛和其他颅面疼痛疾病。演讲结束后,两位医生有机会详细讨论格洛丽亚的疑难病况。齐默曼医生同意审查格洛丽亚的磁共振成像以更深入了解情况。

格洛丽亚说:“我的医生非常兴奋,他告诉我他和齐默曼博士谈过,并且对医治我的病情有希望了。”

磁共振成像证实了齐默曼医生在与格洛丽亚的医生交谈后所怀疑的。格洛里亚有一种罕见的疼痛状况称为舌咽神经痛。该病症影响舌咽神经 - 位于颈部深处的神经 - 并可引发喉咙和舌头,扁桃体和中耳的尖锐刺痛。这通常是由一根小血管压迫神经引起的。

 

齐默尔曼医生相信他可以帮助格洛丽亚。她来到Mayo Clinic的亚利桑那校区寻求医疗。齐默曼医生检查了她,并讨论了减轻对她的神经压力的手术的风险和潜在益处。格洛丽亚毫不犹疑地决定接受手术。

“我对齐默尔曼医生有信心,”她说。

手术在2017920日进行。仅仅一周后,格洛丽亚就出院了。她和马库斯 (她形容为“非常好的母亲照顾者”) - 留在Mayo Clinic医院院所的治疗之家。

格洛丽亚很感激她接受的专家手术护理和所有照顾她的团队成员。

Mayo Clinic医院的护士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她说。

自从手术以来,格洛丽亚说她感觉更好,并对未来几年感到乐观,并补充道,“现在我充满希望。”

 

***

针对复杂神经系统问题的神经外科专业知识

Mayo Clinic的世界知名神经外科医生每年在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和明尼苏达州的校园执行超过7000种复杂的外科手术。

Mayo Clinic的神经外科医生利用神经外科最新的创新和技术,如微创手术,术中磁共振成像,计算机辅助脑手术,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手术,清醒

清醒脑手术和深部脑刺激,处于治疗神经疾病的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