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乳腺癌的有效治疗需要个性化方案

 

因为她的Mayo Clinic团队的医药知识以及提供了为她量身定做的个性化疗程这位三十五岁的母亲惊讶地发现她的第四期癌症消失了。

 

艾米康伦 (Amy Conlon)20168月抵达Mayo Clinic罗切斯特校区,当时她已经几乎绝望了。 这位35岁的乳腺癌患者和三个孩子的母亲为自己设想了一个严峻的未来。她设想为了消除已经扩散到骨头的第四阶段恶性肿瘤,自己的未来将包括乳房切除手术和一年的化疗和放射治疗。

但是,在与梅奥诊所的医疗肿瘤学领域医生马修盖兹(Matthew Goetz)大夫会面几个小时之后,艾米的观点完全改变了。

艾米说:“比较起我去见其他医生的时间,我简直就是'天啊,这家伙给了我整整一天他的时间。“他很仔细,给了我们很多的信息。而最棒的是他真正了解我和我的家人的需求,根据我的情况确定我的治疗方案是最好的。”

Mayo Clinic乳腺癌研究小组领导的盖兹博士和Mayo Clinic乳房诊所的成员为她开发的治疗计划,与Amy设想她将要经历的传统治疗方案完全不同。这项方岸包括一个卵巢切除术以去除她的卵巢和两个药方:一个降低雌激素和一个防止向针对雌激素靶药物的抵抗。

艾米不需要乳房切除手术。没有输液化疗,也没有放疗。而一年之后,她也没有了癌症。

盖兹博士说:“在Mayo Clinic,我们最重要的目标是提供一个基于对乳腺癌生物学深入了解,以及基于其他个人因素可能会改变药物反应的定制治疗计划。“我们将推荐为您设计的治疗方案,并为您定制我们期望的工作方式。”

艾米说,当她发现她患有转移性乳腺癌时她伤心欲绝,毕竟当时她三个小孩才8个月大,5岁和9岁。但是,盖兹博士给了她不同的看法。

“正如盖兹博士指出的,普遍上大家认为癌症第四期等于是死刑。但其实所谓第四期的意思是癌症已经蔓延,”艾米说。“癌症可以蔓延到身体里很多地方,我的到了我的骨头里,如果它延到了我的器官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Mayo Clinic乳房护理团队的医生们尽心尽力为他们的病人提供量身定制的护理,以适应他们的需求。

盖兹博士说:“我们试图将正确的患者和正确的治疗方法相匹配。“当病人来找我的时候,我的目标是弄清楚有什么特点可以让我尝试为他们个性化治疗。”

盖兹博士解释说,艾米癌症的决定性特征是依赖于雌激素。靶向雌激素的药物,如他莫昔芬和芳香酶抑制剂,被认为是雌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的标准治疗方法。但他们的益处是有限的,尽管使用雌激素抑制,乳腺癌细胞还是会发展出扩大的方法。

这就是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6CDK4 / 6抑制剂的作用。通过阻断对雌激素靶向药物的抗药性,这些抑制剂导致更高的肿瘤缓解率和更长的癌症缓解期。另一个针对癌症的措施是艾米每三个月接受的骨头强硬针。这有助于预防骨骼无力和骨折,并有助于防止癌症扩散。仅仅六个月之后,艾米的癌症就显着地消退了。今天,她的癌症已完全消失。

 

艾米说,她的癌症已经消失的事实是惊人的。但是对盖兹博士来说,他并不惊讶。

“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新的医学时代,特别是在肿瘤学领域,新知识的步伐和基因组整合到我们的实践中已经迅速改变了我们的实践方式。2017年实践肿瘤学需要深入了解生物学癌症,“盖兹博士说。“这种深刻的理解转化为影响患者结果的知识。”

Mayo Clinic医生的的深入知识让艾米的疗程对她的生活带来最小的负面影响 - 她只经历了一些脱发和口腔溃疡,使她的疗程更加特殊。

艾米说:“他们的知识惊人。“他们好学不倦地学习及研究更好的治疗方式,对他们来说,我们现在所有的疗方是不足够的。'他们求进步,他们不断思考更好的方法。“

艾米补充道,“在Mayo Clinic, 医者在与患者建立个人关系的同时也会这样做。” 艾米说:“Mayo Clinic无时不刻d都有很多的患者前去看病。 “当你知道他们那么地关心你和你的家人的时候,我真的觉得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Mayo Clinic于1863 年在美国创立。我们以不断创新的医学教育和世界领先的医学研究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全美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综合性医疗体系。

本着“患者的需求为先”的精神,Mayo 医学中心优秀的医生以团体似的方式诊疗,从容不迫的给患者诊断。我们拥有治疗罕见和复杂疑难病方面的专家;是世界上采用新型医疗手段包括顶尖外科手术的领先者;在医学研究领域处于领跑者地位,包括最新的医疗设备和技术。

 

每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患者来到Mayo 医学中心位于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和明尼苏达州的院区,寻求医疗服务。Mayo 医学中心的国际患者办公室为来自世界各地包括来自中国的患者以及他们年的家人, 提供无微不至的服务。他们尽心竭力地确保患者得到世界一流的治疗服务。

了解数百万人选择到Mayo 医学中心就诊的原因。